第八章 罪愛(ài) 64
作者:一個(gè)懶人      更新:2024-06-26 14:13      字數:4325
64

    一場(chǎng)假戲真打的互毆迅速引起了在場(chǎng)工作人員的注意,除了兩名女性禮儀之外,男的全都跑來(lái)拉架,而其中沖在最前面的自然就是保安組長(cháng),打架事小,但在一樓迎接賓客的地方打架可就事大了。

    “快把人拉開(kāi)!”組長(cháng)的一聲令下,于是其他人便自動(dòng)分成兩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激烈酣戰中的兩人拉開(kāi)距離。

    “兩位冷靜一點(diǎn),有話(huà)好好說(shuō),動(dòng)手解決不了問(wèn)題!苯M長(cháng)Calvin連忙用言語(yǔ)安撫起兩人過(guò)激的情緒,卻不料陳浩依然是一副不肯罷休的樣子,指著(zhù)邢天的鼻子大聲道:“好啊,不動(dòng)手可以,除非你讓這傻逼先向我道歉!”

    邢天一臉不屑地表示,“嗤,我從不跟垃圾道歉!

    “艸!”只一句話(huà)便將陳浩激得再度暴起,只是這一次邢天并沒(méi)有選擇正面跟他硬剛,而是算好時(shí)機,趁著(zhù)Calvin正好站在自己身前的時(shí)候來(lái)了一記閃避,恰好他與Calvin的身高同高,于是陳浩原本要砸向邢天的這拳便順勢砸到了Calvin臉上。

    事態(tài)的發(fā)展出乎意料,眾人就這么眼瞅著(zhù)Calvin硬生生挨了陳浩一拳。

    “組長(cháng)!”邊上的下屬見(jiàn)Calvin被打出血的嘴角不禁發(fā)出驚呼。

    Calvin隨手將嘴角滲出的血珠抹去,對于一個(gè)身經(jīng)百戰的退伍老兵來(lái)說(shuō)這點(diǎn)皮肉傷算不得什么,漠然擺手道:“沒(méi)事!

    陳浩對自己“無(wú)意”造成的過(guò)失向Calvin表示歉意,“抱歉兄弟,一時(shí)不慎誤傷你了!

    Calvin擠出一個(gè)若無(wú)其事的笑容,仿佛剛才的那一拳就像是被蟲(chóng)子叮了一下般不痛不癢,“我的傷倒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二位在這里把事情鬧大的話(huà),那恐怕就真的不好收場(chǎng)了!

    “是啊,二位想必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您瞧這大庭廣眾的…有失體面啊!币慌缘南聦賻椭(zhù)添磚加瓦道,于是在眾人的一番好言相勸之下兩人暫時(shí)熄火。

    “哼,別讓我再看見(jiàn)你,否則我見(jiàn)一次打一次!毙咸烊酉乱痪浜菰(huà)便不再逗留,整了整被扯歪的衣領(lǐng),繃著(zhù)一張臭臉轉身離開(kāi)了人群。

    “有種你來(lái)呀!老子怕你!”陳浩對著(zhù)邢天的背影一頓叫囂,嚇得身旁的保安人員趕緊把人攔住,生怕這位爺又要沖上去干架,那Calvin的這一拳豈不是白挨了。

    邢天一走這場(chǎng)風(fēng)波總算是被平息了下來(lái),但陳浩并沒(méi)有選擇馬上離開(kāi),而是一個(gè)勁拉著(zhù)Calvin硬是要請人去樓上喝上一杯作為賠罪。

    Calvin推辭再三無(wú)效,自知惹不起這幫大爺也只能被迫接受對方的好意,卻沒(méi)想到陳浩最后竟將他帶到了邊門(mén)外,一處無(wú)人走動(dòng)的小角落里。

    Calvin不明其意,不過(guò)憑直覺(jué)應該不是找他麻煩,輕聲道:“請問(wèn)您帶我到這兒來(lái)是……?”

    陳浩見(jiàn)四下無(wú)人便將藏在手心的東西轉移到了Calvin的手心里,嘴角噙笑,只需一個(gè)眼神便令Calvin對他的意圖了然于胸。

    看著(zhù)手里的籌碼幣兩眼微微放光,在這個(gè)地方有錢(qián)能買(mǎi)到一切,何況還是很多錢(qián),那就更沒(méi)有不賣(mài)的道理,“明白了,您需要我做什么?”他直截了當道。

    這是陳浩第一次切身體會(huì )到什么叫“有錢(qián)使鬼推磨”,即便像他這樣一個(gè)疾惡如仇的人也不得不承認,有的時(shí)候銀子確實(shí)比拳頭好用。

    陳浩隨即打開(kāi)手機里的一張照片,放大面部后遞到Calvin眼前,說(shuō)道:“我要找這個(gè)人,他現在就在會(huì )所里!

    Calvin能當上組長(cháng)不僅因為身手好,他的記憶力也優(yōu)于常人,只要是見(jiàn)過(guò)的人或物都可以做到精準識別,因此只一眼便認出了照片上的嚴洛一,“他被帶去了三樓S號貴賓廳,進(jìn)去估計快有一個(gè)小時(shí)了!

    “謝了,兄弟!标惡撇桓业⒄`時(shí)間,問(wèn)到想要的結果后便立刻動(dòng)身去找人,臨走前還不忘再次向Calvin道了個(gè)欠。

    “出去左拐第二扇門(mén)是個(gè)安全通道,你從那里上去吧!

    Calvin望著(zhù)陳浩迅速消失的身影勾了勾唇角,把玩著(zhù)手里的這枚金幣發(fā)出一聲輕笑,“挨一拳換十萬(wàn)美刀,呵……值了!

    陳浩一出來(lái)就被早已在拐角處等候他的邢天攔下,“人呢?問(wèn)到了嗎?”

    “嗯,在三樓,跟我來(lái)!

    邢天眉梢一挑,倒是沒(méi)想到陳浩辦事效率還挺高的,雖是有點(diǎn)好奇用的是什么手段,但眼下卻沒(méi)時(shí)間在意這些,先找到嚴洛一才是最要緊的事。

    之后邢天便跟著(zhù)陳浩在Calvin的指引下一同從安全通道上了三樓,由于一整個(gè)樓層里的房間有很多,為了節省時(shí)間兩人當即分頭行動(dòng)并快速發(fā)現了目標。

    然而令他們沒(méi)有想到的是門(mén)口居然有保鏢看守,且一眼就能判斷出對方也是兩個(gè)練家子,但這一來(lái)可就不好對付了,若是直接上去硬剛搞不好還會(huì )打草驚蛇。

    基于當下突然出現的棘手狀況,兩人躲在拐角處開(kāi)始思考起應對方案。

    “欸,你發(fā)現了嗎?”陳浩開(kāi)口道。

    “發(fā)現什么?”

    陳浩抬起下巴朝四周掃了一圈,“這會(huì )所除了外墻周?chē)b了監控,里面卻是連一個(gè)都沒(méi)有!

    邢天經(jīng)他一提醒也發(fā)覺(jué)了,顯然以這家會(huì )所的檔次不可能裝不起,而是原本就沒(méi)打算裝,至于理由也是可想而知,只是他不明白陳浩提這個(gè)的意圖是什么。

    “你想做什么?”他問(wèn),可結果卻得到陳浩一個(gè)沒(méi)頭沒(méi)腦的回復,“好辦,有通關(guān)幣就行!

    “?”

    “你先在這兒守著(zhù),我去去就來(lái)!”

    “哎你——”

    邢天想叫住他又不敢大聲,只能眼睜睜地看著(zhù)陳浩一溜煙躥沒(méi)了,不過(guò)他可不是那種等著(zhù)別人幫自己解決問(wèn)題的人。

    四下張望,一下便把注意力鎖定在了走廊的窗戶(hù)上,隨即走到窗邊探出頭查看了一下外墻情況,墻上突出的石雕裝飾倒是正好能用來(lái)踩踏,樓底下是片灌木叢,周?chē)智『脽o(wú)人,索性把心一橫直接翻出了窗外。

    然而,就在房間外的人正準備伺機而動(dòng)的同時(shí),房間內的氛圍卻已陷入了焦灼之中,原本端放的桌椅已凌亂地翻倒在地,地板上摔碎的茶壺碎片在皮鞋的踩踏下發(fā)出喀拉喀拉的響聲。

    只見(jiàn)文正道手握著(zhù)槍站在了倒地不起的男人身前,嘴角揚起一個(gè)陰冷的笑容,緩緩蹲下道:“季節,你現在終于知道威脅我的代價(jià)了吧?”

    季節仰面怒視著(zhù)這個(gè)在背后向他開(kāi)槍的男人,被子彈貫穿的左側肩胛骨疼得他直冒冷汗,額頭處還有被玻璃茶壺砸出的口子,正滋滋地往外滲血,雖不至于到令他昏迷的程度,但一臉的血看著(zhù)卻是十分慘烈。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沒(méi)想到連我都被你算計進(jìn)去了,呵呵……甘拜下風(fēng)!奔竟澋芍(zhù)被鮮血染紅的雙眼咬牙切齒道。

    “哼,不然呢,你還真以為我又那么大的度量一直對你忍氣吞聲嗎?”

    “你…你早就想好了要利用我是嗎?”

    “沒(méi)錯,就在你告訴我想要殺嚴洛一的時(shí)候!蔽恼来鬼,眼底浮動(dòng)著(zhù)淡淡的殺意,“其實(shí)我要真想神不知鬼不覺(jué)地解決你并不難,我能讓你茍活著(zhù)就是為了等今天這個(gè)機會(huì ),等你死在我手里之后順手嫁禍給嚴洛一,讓他再背上一次殺人的罪名,這就叫做……一、箭、雙、雕!

    “哦對了,有件事我還得謝你,謝謝你替我解決了馬曉東這個(gè)麻煩,也省得我弄臟自己的手!

    季節回應了他一個(gè)嗤笑,不過(guò)這一次他是在嘲笑自己,在他的認知里從來(lái)就只有他玩弄別人,卻沒(méi)想到自己也有被人當猴子戲耍的一天。

    “原來(lái)你早就計劃好了?”

    文正道輕笑,“沒(méi)錯,要不是我故意給個(gè)空子他們鉆,他們又怎么會(huì )知道我們倆是一伙的呢?沒(méi)有你這個(gè)餌,嚴洛一也不會(huì )輕易就接受我的邀約,因為我算準了他一定會(huì )為了抓你而來(lái)的,哪怕是豁出性命!

    “哼,有其父必有其子,這父子兩都一個(gè)德性,就是軸!

    季節面如死灰,想不到自己聰明一世竟然會(huì )敗在這么個(gè)老東西手里,只可惜他最終都沒(méi)能親手殺了嚴洛一,即便被誣陷成殺人犯他還是能好好活著(zhù),而只要他活著(zhù)邢天就永遠不會(huì )放棄他。

    季節側過(guò)臉朝另一邊同樣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嚴洛一看去,發(fā)狠似得咬著(zhù)后槽牙,眼里盡是不甘與怨恨,“嚴洛一,我早該殺了你的……”

    突然間,他的瞳孔微微一震,然后又在剎那間恢復了平靜,看向文正道淡然一笑,“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就當最后再做件好事,我把藏東西的地方告訴你吧!

    文正道神色一凜,內心卻并不太相信他的話(huà),“哦?我可是送你上黃泉路的劊子手,你會(huì )這么好心告訴我?”

    “嗯,不過(guò)你得答應我一個(gè)要求,否則我做鬼也不會(huì )放過(guò)你!

    文正道對他半信半疑,但聽(tīng)聽(tīng)也無(wú)妨,“好,你說(shuō)說(shuō)看,如果我能做到的話(huà)!

    “我…呃…”季節氣虛無(wú)力,抬手抓住文正道的衣袖,將他往自己這邊輕拽了拽,聲音虛弱:“你靠過(guò)來(lái)點(diǎn),我沒(méi)力氣大聲說(shuō)話(huà)!

    文正道手里有槍有恃無(wú)恐,量他也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于是便將頭稍稍湊近道:“好,你說(shuō)!

    “我要你…幫我…”未等季節說(shuō)完就只聽(tīng)“咚”的一聲悶響。

    文正道的后腦猛然間遭受重擊,頓覺(jué)眼前一黑,緊接腰部又被狠踹了一腳將他踢翻在地,就在他發(fā)出痛苦哀嚎的同時(shí)手里的槍也被踢飛了出去。

    文正道捂著(zhù)滋滋冒血的后腦,在逐漸清晰的視線(xiàn)里看到了嚴洛一的身影,臉上的表情混雜著(zhù)痛苦與惶然,仿佛像是見(jiàn)了鬼一樣。

    “你…你竟然…還活著(zhù)?!”文正道大腦迅速思考,他確定以及肯定自己那一槍打在了嚴洛一胸口處,即便不死也不可能穩穩地站在這里。

    驀地睜大雙眼,這才發(fā)現嚴洛一的胸口處并沒(méi)有血跡,難道說(shuō)……?!

    嚴洛一將手中沾血的煙灰缸往旁邊一扔,居高臨下地望向腳下之人,隨即扯開(kāi)自己外套里的襯衫領(lǐng)子,亮出了里面防彈衣的部分,帶著(zhù)細微的喘氣聲說(shuō)道:“猜得沒(méi)錯,多虧我有高科技護體!

    文正道著(zhù)實(shí)沒(méi)想到自己臨了竟然會(huì )百密一疏,隨著(zhù)腦部持續性出血導致的缺氧,他感到自己的意識正逐漸模糊,因此別說(shuō)逃跑了,他現在就是想站起來(lái)都很難做到。

    “哈哈……”他突然大笑了起來(lái),然后仰面發(fā)出一聲長(cháng)嘆,“唉,終究是人老了,跟不上時(shí)代了啊,老咯…老咯…”

    “想不到我最后還是死在你手里,呵,嚴峰能有你這么個(gè)好兒子,他這輩子…也算值了!

    文正道臨死前還不忘感慨一番,不過(guò)嚴洛一可沒(méi)打算讓他如愿以?xún),畢竟死太便宜他了,只有讓他一輩子在牢里為自己過(guò)錯懺悔才是最好的懲罰。

    于是嚴洛一立刻蹲下|身在文正道的衣服里翻找手機,他的手機被沒(méi)收了,門(mén)外的兩個(gè)保鏢沒(méi)有文正道的指令根本就不會(huì )開(kāi)門(mén),因此現在最快的方法就是用文正道的手機打電話(huà)叫救護車(chē)。

    可是他搜了各個(gè)口袋竟然沒(méi)有找到,這時(shí)季節微微抬頭用手指了指后方被掀倒的桌子,有氣無(wú)力道:“剛才打斗的時(shí)候…我好像看到…手機掉在了…桌子后面!

    嚴洛一怔了怔,有些意外季節竟是猜到了他意圖,還好心地給他指出手機的位置,照理說(shuō)他應該自己更想文正道死才對,難不成是因為自己救了他一命突然良心發(fā)現了?

    只猶豫了片刻嚴洛一便果斷轉身去找手機,這會(huì )兒也顧不得季節有沒(méi)有良心發(fā)現了,當務(wù)之急是先把電話(huà)打出去,況且就季節這半死不活的狀態(tài)量他也搞不出啥幺蛾子。

    然而,就在嚴洛一轉過(guò)身的一剎那季節露出一個(gè)陰鷙的笑容,事實(shí)上他并有文正道和嚴洛一想象得那么虛弱,剛才在文正道面前是故意裝出來(lái)的,目的就是為了使他降低對自己的戒心,這樣才能有機會(huì )在關(guān)鍵時(shí)刻出手給文正道致命一擊。

    可誰(shuí)知還沒(méi)等他出手竟發(fā)現嚴洛一還活著(zhù),他中槍倒下居然是在裝死,那就索性將計就計,讓嚴洛一來(lái)幫自己解決文正道。

    天知道當他看見(jiàn)嚴洛一朝他使眼色的時(shí)候他有多高興,看來(lái)老天爺對他還算不薄,又給了他一次親手殺嚴洛一的機會(huì ),內心不禁發(fā)出一陣狂笑。

    而此刻的嚴洛一也無(wú)暇顧及季節,蹲在桌子旁一門(mén)心思地找尋著(zhù)手機,結果這一找還真就被他給找到了,季節倒是沒(méi)瞎說(shuō),敢情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由于時(shí)間緊迫嚴洛一立即將手機拾起,打開(kāi)屏幕準備輸入緊急報警電話(huà),全然未覺(jué)身后的季節早已悄無(wú)聲息地站了起來(lái),并彎身?yè)炱鹆吮凰叩揭贿叺氖謽專(zhuān)鹗謱柿怂竽X勺……

    嚴洛一,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