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白松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4-06-21 13:36      字數:3375
第2章

白松

一個(gè)瘦小矮小的中年人,面容瘦癟,鼠眼,從丘陵上下來(lái),后面是一群拿著(zhù)武器和棍棒的仆人。蘭低著(zhù)頭,不敢面對責罵,她顫抖著(zhù)躲到了男身后。老家伙嘲笑,走近他:

- 哦,我忘了,你是無(wú)恥的衣不蔽體家伙!

蘭對父親的恐懼勝過(guò)對魔鬼的恐懼。殘忍的父親屢屢用鞭子懲罰她,身體和精神上的痛苦每晚都恐懼癥著(zhù)她。她被迫將生下她的人視為天,反對她的父親就是反對天。今晚,盡管她回家時(shí)被父親打死,她奮力反抗天,維護愛(ài)人的尊嚴:

- 父親別強迫人太過(guò)分!

老家伙翻了個(gè)白眼,擺手,命令仆人去抓她。男護著(zhù)她,明亮的眸子掃過(guò)誰(shuí),那人驚恐地后退很遠。老家伙輕蔑地咒罵道:

- 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我都以為慢慢挨近我女兒的那個(gè)男人很本領(lǐng),但事實(shí)證明他只能?chē)樆F腿。確實(shí),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仆人們得意地狂笑。人們竊竊私語(yǔ),指指點(diǎn)點(diǎn),很多人都為這對鴛鴦?chuàng )。蘭憤怒地直視父親:

- 父親,再侮辱他,丟臉的就是你了!

- 你給我閉嘴!- 老家伙翻了個(gè)白眼,大聲喊道,直指男 - 這私生子家伙想跪在富貴人面前。醒悟吧,他要成為別人的女婿了!

他已經(jīng)不記得自己被羞辱過(guò)多少次了。每當他受到侮辱時(shí),他都會(huì )壓抑自己的憤怒。但私生子這個(gè)詞激怒他,他把條紋紅色眼睛轉向蘭的父親:

- 我不在乎你是否侮辱我。但我不許你侮辱我的父母!你曾經(jīng)是個(gè)兒子在成為父親之前!

老家伙嘿嘿笑:

- 說(shuō)得太文華?你低頭做獵狗,而你也有資格維護父母的尊嚴!

老家伙向蘭撥動(dòng)下巴:

- 你的眼睛已經(jīng)清澈了嗎?如果他本領(lǐng)必須用實(shí)力去戰斗。但他愿意當獵犬。我一開(kāi)始就知道他是個(gè)流氓家伙,你跟著(zhù)它,你將受苦一生!

徒勞地爭論,男試圖讓老家伙陷入了下風(fēng)的境地:

- 你認為人們給我令牌只是為了炫耀勢力嗎?小孩子可沒(méi)你那么天真!

蘭聽(tīng)到男激將,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假裝低下頭,擦干眼淚,隱藏著(zhù)秘密的微笑,等待著(zhù)父親落入陷阱。老家伙輕蔑一笑,吐口水在地上:

- 你以為幾個(gè)跛腳貓武功招式就能?chē)樀教煜聠?荒謬的?br />
男心中暗自慶幸:

- 你的臉正在酡紅,怎么突然變紫了?啊,你一定是害怕我說(shuō)的話(huà)是成真吧?

老家伙越咒罵,鐵男更加挑釁。老家伙憤怒得失去了理智,瘋狂地喊道:

- 皇帝即將在母山召開(kāi)武術(shù)大會(huì )。如果你本領(lǐng)就無(wú)敵大會(huì )。到時(shí)候,我白松就會(huì )向整個(gè)白蘭村承認自己是一個(gè)老人身體里的孩子!

男涎皮賴(lài)臉,視為老家伙和一個(gè)三歲的孩子沒(méi)什么區別:

- 我對此不興趣。我只想你把蘭嫁給我。如果你害怕失去你的女兒并暴露你的真實(shí)本性,就好像我什么也沒(méi)說(shuō)一樣。我不跟你一般見(jiàn)識。

白松知道自己落入陷阱了,但決保持面子:

- 我在等你無(wú)敵的聘禮。

第一次見(jiàn)到男時(shí),白松見(jiàn)他健康,能干,便制定了一個(gè)利用他的計劃。老家伙友善,對他很好。一年后,在白蘭村節日上,白松說(shuō)一直留心男,年輕人正直,沒(méi)有與蘭一起越禮教。白松宣布,如果男為蘭的家庭工作了三年,會(huì )讓男和蘭結婚。努力就是聘禮。白松建議鐵男住在老家伙家方便。白松!百樞觥钡幕ㄕ,以緩解控制,防止稻草附近著(zhù)火。白松每天都體貼地關(guān)心男,囑咐家人好好照顧男。

為了報答未來(lái)岳父的恩情,男熬夜早起,從早干到晚。三年期限臨近,白松顯露出愛(ài)面子的本性,卻總是找借口責怪,密謀誣告以違背諾言。白松賄賂一名未婚懷孕女孩,謊稱(chēng)鐵男讓她懷孕。一謠言變十謠言,十謠言變一百謠言,迫使人們產(chǎn)生懷疑,趕走那些從過(guò)去到現在愿意幫助他們的人。

找到胎兒的生父后,鐵男憤怒不已,想要毀掉他所做的一切。他連做夢(mèng)都沒(méi)有想到,三年即將結束,白松偷偷地將一種家族毒藥混入了蘭的食物中。毒即將發(fā)作,老家伙又偷偷給她解毒讓繼續下毒她。正當男欲縱火時(shí),毒藥升起咬和撕裂蘭,白松將女兒鎖在畜圈里。男必須發(fā)誓不引誘蘭逃脫,在白蘭村民面前不傷害白松或財產(chǎn),然后老家伙才暫時(shí)解了一半的毒,讓她回房間。

蘭尋找解藥未果。白松怕她心煩意亂而自殺,就把她關(guān)進(jìn)裝有鐵柵欄的牢房里并指派仆人日夜看守。白松威脅,如果她敢再這樣做,就會(huì )規劃陷害鐵男到死。憤怒推入了窘迫的困境,男無(wú)法帶著(zhù)她遠走高飛,他擔心蘭會(huì )被世人嘲笑她是個(gè)壞女孩,帶著(zhù)一個(gè)男孩離家出走。一旦兩人敢逃,她被毒蟲(chóng)咬,生不如死。從那時(shí)起,她就一直被軟禁。

今天下午,白松要去西村,老家伙在東村有權力,雙方都請老家伙參與處理此事。西村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到明天才能完成。當鐵男還沒(méi)有出現在村子里的時(shí)候,兩個(gè)村子經(jīng)常會(huì )發(fā)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如果鐵男要鬧事,白松可能會(huì )被懷疑編造事,誘騙他落入陷阱。這幾個(gè)月沒(méi)有任何動(dòng)靜,白松根本沒(méi)有空閑時(shí)間惹出什么麻煩。鐵男知道自己的命運,老家伙不瘋對抗他。蘭的母親和她的女仆秋隨后試圖釋放蘭。母親猶豫了,生怕鴛鴦倆不同意。秋說(shuō)有一種方法可以強制接受。

- 我稍后會(huì )向夫人解釋。

她提著(zhù)籃子出去遇到仆人群。當白松在家里,他們對每一個(gè)細節都很小心。趁老家伙不在的時(shí)候,他們盤(pán)腿賭博,甚至把蘭牢房的守衛拖進(jìn)了賭草席上。秋說(shuō)她需要買(mǎi)食物,他們只嗯呃,埋頭,繼續賭博。秋走了很遠的距離,然后轉向鐵男的家,告訴了他一切。鐵男擔心如果暴露,白松老家伙會(huì )傷害無(wú)辜的人。秋威脅要自殺,并強迫男去他曾經(jīng)和蘭約會(huì )的地方。

- 蘭姐身體枯萎快要發(fā)瘋了,因為她想你了!她已經(jīng)到達集合點(diǎn)了。你再不去,蘭就會(huì )被壞人強暴,你會(huì )后悔一輩子的!

秋說(shuō)完,立刻就離開(kāi)了。她提著(zhù)一籃子食物回家。秋走進(jìn)房間告訴蘭的母親,她迫鐵男的方式。蘭母親猶豫不決。秋跪下哀求,淚流滿(mǎn)面,哽咽說(shuō):

- 蘭沒(méi)有救我,我早就死了。我只是一個(gè)下等的人,但作為一個(gè)人,我要懂得報答恩義!以后恐怕就沒(méi)有機會(huì )報答了。請夫人讓我完成我的愿望吧!

白松欺騙地殺死了父子關(guān)系,母親因丈夫虐待女兒而疼痛撕裂腸子。父親血緣,但他對孩子的“心”卻不如畜生。沒(méi)有做父親的資格,做人的人格也跪在一個(gè)自稱(chēng)下等的仆人裙下。

- 女兒,你比誰(shuí)都高貴!- 母親抱著(zhù)懷里的“下等”人,痛苦而悲傷地哭泣 - 從今以后你就是我心中的女兒了!

母親暗自視為她是自己的孩子,卻不敢公開(kāi)承認。她擔心她的養女會(huì )像她的親生女兒一樣成為受害者。孤兒有賢德人為母是長(cháng)久以來(lái)的心愿。她的眼角泛紅了幸福的淚水,她淚流滿(mǎn)面,輕聲呼喚:

- 母親!

母親擦干秋的眼淚。母女倆從食物籃里挑選了幾樣東西,碾碎后混入成安眠藥中。白松年輕時(shí)經(jīng)常嫉妒,妻子害怕丈夫懷疑她,所以隱藏了這一才能,F在,她躡手躡腳地走到柜臺前,將藥倒入幾瓶酒中。仆人們忙著(zhù)賭博,沒(méi)注意,所以喝完之后立即去拿酒,喝完幾乎一整瓶后,都睡著(zhù)了。

母親釋放了蘭,讓秋代蘭的位置。蘭固執地拒絕了。母親愿意付出生命的代價(jià),來(lái)?yè)Q取蘭一刻的自由。秋威脅要自殺,蘭被迫同意了。大家沒(méi)想到老家伙突然提前回家了。白松回來(lái)之前,仆人就醒了,但替身仍然暴露,老家伙立即去尋找。

羞辱使兩個(gè)人對白松失去了所有的信任。全村人都知道老家伙是鯰魚(yú)爬過(guò)管子,鴛鴦倆仍然堅信鐵男會(huì )無(wú)敵,白松一定會(huì )為他們兩個(gè)締造婚姻,讓老家伙能眉開(kāi)眼笑,主要是向世人吹噓鐵男是他的寶貝女婿。老家伙對這個(gè)希望壞笑:

- 我先警告。你錯過(guò)捕最高位置,我就把蘭嫁給村.長(cháng)先生。當你輸了的時(shí)候你不能做亂!

老家伙殘毒一笑:

- 我忘記了毒還在它體內。你們休想逃跑。你們要是敢自殺,我就逼我小女兒嫁給村.長(cháng),而不是她姐姐。啊,你母親,我難以置信臭女人敢放你走,我把她和你的女仆人單獨監禁。

老家伙指著(zhù)兩人道:

- 你們留神,再敢;ㄕ,我立刻殺掉那兩個(gè)女人!

九十多歲的村.長(cháng)老家伙是該地區最富有,最有權勢的人。老家伙有九位正妻,還有無(wú)數互相陷害的陰毒妻妾。把女兒置于痛苦和屈辱之中的父親,仍然沒(méi)有滿(mǎn)足獸性,老家伙還把她的母親和十四歲的妹妹折磨致死。蘭的精神陷入了地獄,驚恐,怒視看著(zhù)父親,破裂已久的父女情義… 現在在她心里破碎了。

與老家伙爭吵,他愛(ài)人受到羞辱。鐵男低吼警告:

- 我不在的日子,你必須周到照顧蘭!她遭受損害。后果難以預料!

他冰冷的語(yǔ)氣迫使白松咒罵讓隱藏恐懼。老家伙粗魯拉蘭,蘭猛拉白松的手,大聲喊道:

- 別碰我!父親們愛(ài)女兒如同愛(ài)自己的生命,卻你殘忍地將我埋在泥里。你不是人!

白松大怒,用武力“教訓”自己的孩子。鐵男捏緊老家伙的手,他把青筋暴起的臉貼近白松。老家伙驚慌地皺起臉,試圖獰笑道:

- 她母女三個(gè)人的性命都在我手里!

這一威脅迫使鐵男釋放了惡毒的父親。

- 我會(huì )帶蘭回家。

白松大聲叫仆人沖上前去。鐵男抬起腳后跟,將地下的刀踢出,刺穿一直插到盡刀柄上他們的身后的旗桿。仆人們驚恐,亂跑。白松眼睜睜地看著(zhù)“不孝”的女兒和老家伙最恨的人一起離開(kā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