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大結局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4-01-13 11:33      字數:5066
    劉明遠離開(kāi)的第二天,云昊天來(lái)到云水謠。

    趙大海忙上前打招呼:“云總,您有些日子沒(méi)來(lái)了。家里的事我們都聽(tīng)說(shuō)了,一直都沒(méi)時(shí)間去看你!

    云昊天道:“謝謝,心意領(lǐng)了。這段時(shí)間辛苦你們了!

    趙大海拿著(zhù)一摞賬本和票據,走進(jìn)二樓辦公室。

    他說(shuō):“云總,這是一個(gè)月來(lái)飯店的賬目和票據,您看看!

    云昊天接過(guò)來(lái)仔細核對了一番,問(wèn):“大海啊,你覺(jué)得咱們這個(gè)飯店怎么樣?”

    趙大海答:“咱們現在生意特別好,尤其是最近周邊的幾個(gè)小區樓盤(pán)交付入住以后,幾乎天天爆滿(mǎn)!”

    云昊天再問(wèn):“你做這一行有十幾年了吧?有沒(méi)有想過(guò)自己開(kāi)一家店?”

    趙大海尷尬地說(shuō):“不瞞您說(shuō),想是想過(guò),這不是沒(méi)有資金嘛!

    云昊天問(wèn):“如果把這家飯店轉讓給你,你覺(jué)得怎么樣比較合適?”

    趙大海撓撓頭,不知該怎么回答。

    云昊天說(shuō):“這家飯店,我轉過(guò)來(lái)六十萬(wàn),F在出手轉給你,還是六十萬(wàn),分期三年付清,你看怎么樣?”

    趙大海激動(dòng)地說(shuō):“這,這不好吧。我的意思是您做得好好的,就這么轉手會(huì )不會(huì )太虧了?”

    云昊天道:“你要是可以接受,我們就簽協(xié)議!

    趙大海忙說(shuō):“行,就按您的意思,我明天就把二十萬(wàn)帶過(guò)來(lái)!

    當晚,云昊天在店里閣樓過(guò)夜。

    次日一早,趙大海提著(zhù)二十萬(wàn)現金進(jìn)來(lái)。云昊天把準備好的轉讓協(xié)議拿給他,簽了字,摁了手印,隨后去了工商局,辦理了執照變更。

    他處理完飯店的事情,直接開(kāi)車(chē)去了江濱一家房產(chǎn)中介做了銷(xiāo)售登記。

    恰巧有一對年輕小夫妻正在選房,他們看過(guò)房子后,表示很滿(mǎn)意,當場(chǎng)簽下購房合同付了房款,去房管局辦理了過(guò)戶(hù)手續。

    他打電話(huà)給云南地方教育局,經(jīng)過(guò)多方聯(lián)系,找到了歐陽(yáng)青曾經(jīng)支教的小學(xué),并以她的名義捐助了三十萬(wàn)元。

    他處理完這一切,返回嘉興小院。

    俞海洋按照和劉明遠商定的計劃,在全國范圍內著(zhù)手尋找新能源汽車(chē)生產(chǎn)廠(chǎng)家,最終確認和浙江省內一家汽車(chē)制造企業(yè),洽談并購事宜。他把詳細情況和劉明遠做了匯報,并聽(tīng)取了他的意見(jiàn),盡快完成收購以及相關(guān)安排,周曉麗和單文杰配合此次收購相關(guān)工作。

    一個(gè)月后,劉明遠出現在新公司啟動(dòng)儀式現場(chǎng)。

    此次儀式現場(chǎng),安排了空前宏大的場(chǎng)面,全國汽車(chē)生產(chǎn)制造業(yè)、經(jīng)銷(xiāo)商、代理商及行業(yè)相關(guān)人士悉數到場(chǎng)。到場(chǎng)的還有,地方政府相關(guān)領(lǐng)導,省內知名企事業(yè)單位負責人和全國各大媒體記者,全場(chǎng)兩千多個(gè)席位,座無(wú)虛席。

    俞海洋西裝革履,站在主席臺前,后方LED大屏顯示:浙江遠帆汽車(chē)智能制造有限公司成立啟動(dòng)大會(huì )。

    他莊重地說(shuō)道:“尊敬的各位領(lǐng)導,行業(yè)同仁,媒體的朋友們,大家晚上好!我是浙江遠帆汽車(chē)智能制造有限公司總裁俞海洋,我代表公司全體同事歡迎大家的到來(lái)。今天是我們新公司成立的大喜日子,希望各位領(lǐng)導和來(lái)賓多多支持與厚愛(ài),感謝大家!”

    會(huì )場(chǎng)響起猛烈持續的掌聲。

    他隨后介紹道:“下面有請浙江遠帆汽車(chē)智能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長(cháng),明遠集團董事長(cháng)劉明遠先生上臺講話(huà)!”

    再次掌聲響起,劉明遠穩健地走向主席臺。

    他用渾厚的聲音講道:“謝謝大家的掌聲!此次明遠集團投資遠帆汽車(chē),乃是結合行業(yè)市場(chǎng)發(fā)展需要,積極響應國家相關(guān)國策,順應城市環(huán)保出行戰略以及民生需求,所做的一次重大投資項目。相信在不久的將來(lái),在全國乃至世界各大城市道路上,都會(huì )有遠帆新能源汽車(chē)的身影。遠帆汽車(chē)和明遠集團,也將勢必刷新和創(chuàng )造出新的歷史和未來(lái)!我宣布:遠帆新能源汽車(chē)項目正式啟動(dòng)!讓我們一起舉杯,共同見(jiàn)證這一歷史時(shí)刻。謝謝大家!”

    猛烈的掌聲響徹全場(chǎng),各大媒體記者紛紛涌到主席臺前拍照攝像。

    俞海洋和劉明遠及核心團隊,相繼對到場(chǎng)的各位領(lǐng)導和來(lái)賓一一敬酒,表示歡迎和感謝。

    啟動(dòng)大會(huì )按照既定議程,在一片生動(dòng)祥和的氛圍中落下帷幕。

    大會(huì )結束后,劉明遠來(lái)到俞海洋和周曉麗面前,笑哈哈地道:“海洋啊,接下來(lái)的重任就交給你了!

    俞海洋道:“董事長(cháng)言重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劉明遠問(wèn):“你和曉麗的事我可聽(tīng)說(shuō)了,你們準備什么時(shí)候辦喜事?”

    俞海洋笑著(zhù)看看周曉麗,那意思是:你說(shuō)吧。

    周曉麗臉一紅說(shuō):“董事長(cháng),我們準備下個(gè)月就結婚,到時(shí)我倆的婚禮還得請董事長(cháng)來(lái)幫我們主持啊!

    劉明遠哈哈笑道:“好,我一定來(lái)!

    次日上午,劉明遠來(lái)到嘉興。

    云昊天泡好茶,在等他。

    他問(wèn):“事情都忙完了?”

    劉明遠道:“我就是來(lái)露個(gè)臉,后面的事還是靠海洋他們來(lái)做!

    云昊天道:“新能源的發(fā)展是個(gè)趨勢,未來(lái)幾年會(huì )大有作為,這是個(gè)好的開(kāi)始!

    劉明遠說(shuō):“順勢而為,總不至于太被動(dòng)。錢(qián)是賺不完的,事情是做不完的,可人活著(zhù)總得要做點(diǎn)事。就此事來(lái)講,就算不是為國為民,也算得上利國利民。再過(guò)幾年我準備把攤子交給新的年輕人來(lái)做,也過(guò)過(guò)你這種看書(shū)喝茶的清閑日子,享享清福!

    云昊天笑道:“每個(gè)人來(lái)到這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你有你的,我有我的,眾生有眾生的。每個(gè)人只要按自己的意愿活著(zhù),做一點(diǎn)有價(jià)值的事情,了了此生,半稱(chēng)心足矣!

    劉明遠問(wèn):“何以叫做半稱(chēng)心?”

    云昊天道:“猶抱琵琶半遮面,蕓蕓眾生同片天。本來(lái)不過(guò)半舒心,哪來(lái)人間事兩全?”

    劉明遠笑道:“這就是所謂的知足常樂(lè )吧!

    他突然問(wèn)道:“你的事怎么打算?”

    云昊天道:“我沒(méi)什么打算,該怎么過(guò)還怎么過(guò),順其自然!

    劉明遠再問(wèn):“你對歐陽(yáng)青沒(méi)有什么打算?”

    云昊天說(shuō):“想不想和能不能是兩碼事,你知道我對陳萍的感情。況且她還年輕,未來(lái)會(huì )有很長(cháng)的路要走,又何必隨我如此消沉于世!

    劉明遠唏噓道:“我看不見(jiàn)得,這丫頭可不簡(jiǎn)單!

    他把一個(gè)月前,歐陽(yáng)青隨他一起回山東老家的情形描述了一番。

    他說(shuō):“小青論美貌有美貌,論善良有善良,論智慧有智慧,論才氣有才氣,她對你的感情,不是一般地喜歡和愛(ài)慕。你和陳萍是生死相依的靈魂伴侶,可斯人已逝,伊人尚在,你總不至于為了一個(gè)去傷害另外一個(gè)。愛(ài)是人的本能和天性,又豈能輕易超脫?”

    云昊天淡淡地道:“這是我此生無(wú)法抗衡的自然規律,當我懂得愛(ài)父母的時(shí)候,他們卻雙雙棄我而去,當我和陳萍相依為命要安度余生的時(shí)候,她卻遭此不幸。愛(ài)一個(gè)人,不僅需要莫大的勇氣,更要有擔當和責任。對小青和她的未來(lái),我沒(méi)有這個(gè)自信!

    劉明遠感嘆道:“隨緣惜緣不攀緣,不羨鴛鴦不羨仙。那就把一切,都留給時(shí)間吧!

    他繼續道:“你多保重吧,我來(lái)跟你道個(gè)別,下個(gè)月海洋新婚我再來(lái)!

    云昊天道:“你去忙吧,我都挺好!

    劉明遠發(fā)動(dòng)汽車(chē),道別離去。

    ……

    歐陽(yáng)青一個(gè)月前從山東回來(lái)后,重新去單位上了班。

    她除了工作和埋頭寫(xiě)作,更多的則是對人生、對人性、對人世間的人情冷暖,恩恩怨怨、是非黑白,重新審視與思考。

    每個(gè)人來(lái)到這世上,為了欲望,為了活著(zhù),為了理想而努力奮斗。有的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滿(mǎn)足自己的欲望,不擇手段,甚至殘害生命。有的人循規蹈矩,默默無(wú)聞,無(wú)怨無(wú)悔終此一生。有的人始終在和命運奮力抗爭,卻終究斗不過(guò)天道輪回。有的人努力地想做個(gè)好人,卻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去做壞人。有的人生下來(lái)便衣食無(wú)憂(yōu),揮金如土,瀟灑人間。有的人生來(lái)孤苦,至死都孤苦伶仃,無(wú)依無(wú)靠。

    她想起了楊絳先生的一句話(huà):在這物欲橫流的人世間,做人實(shí)在是夠苦!

    歐陽(yáng)青坐在自己辦公室,整理著(zhù)書(shū)稿和文案。

    小倩推門(mén)進(jìn)來(lái)說(shuō):“歐陽(yáng),有你一封信,云南寄來(lái)的!

    她把信件打開(kāi),一張寫(xiě)滿(mǎn)稚氣文字的信紙和兩張照片。一張照片上是小燕子和弟弟阿寶,兩個(gè)充滿(mǎn)朝氣的笑臉貼在一起,笑得如陽(yáng)光一樣燦爛;一張是一座新建的學(xué)校和宿舍,高高的國旗迎風(fēng)飄揚。

    只見(jiàn)信上寫(xiě)道:

    小青姐姐你好:見(jiàn)字如面。

    謝謝你對我們家鄉的幫助,學(xué)校收到你捐助的三十萬(wàn)元和地方政府撥款,我們重新翻蓋了新的校舍,換上了新的課桌和教學(xué)設備。大家都很開(kāi)心,我和弟弟就住在學(xué)校里,我上了初中一年級,阿寶上了幼兒園。

    我們一定會(huì )好好活著(zhù),努力學(xué)習,長(cháng)大以后要為社會(huì )做貢獻,要做一個(gè)像你一樣的好人,幫助需要幫助的孩子,讓他們好好讀書(shū),都能成為國家的棟梁。

    小青姐姐,我和阿寶都很想你。

    祝你工作順利,身體健康,萬(wàn)事如意!

    小燕子

    二○一五年十二月一日

    她輕輕地合上信紙,把照片和信放回信封。

    她想:小燕子和弟弟,可以住在學(xué)校的宿舍,就不用再回那個(gè)破舊的家了,他們可以安心地學(xué)習和生活。三十萬(wàn)元捐款是怎么回事?這一年多,她的確給了他們一些幫助?蛇@三十萬(wàn)元是怎么來(lái)的?難道是有人搞錯了?或者是和自己重名的人捐的?她去云南支教這件事,沒(méi)有幾個(gè)人知道,難道是俞海洋?

    她打通了俞海洋的電話(huà)。

    她問(wèn):“師兄,你是不是給我在云南支教的學(xué)校捐過(guò)款?”

    俞海洋正在和周曉麗商議,下個(gè)月婚禮的事,突然被她這么一問(wèn),丈二和尚摸不著(zhù)頭腦。

    他說(shuō):“沒(méi)有啊,我一直都在忙新項目啟動(dòng)的事。下個(gè)月我和曉麗要結婚了,先通知你一聲,喜帖晚點(diǎn)送上,你可一定要來(lái)啊!

    歐陽(yáng)青含糊地答應著(zhù),掛了電話(huà)。

    不知道為什么,她聽(tīng)到俞海洋結婚的消息,心里莫名地抽搐了一下。

    她想:既然不是他,那就另有其人了,那會(huì )是誰(shuí)呢?

    ……

    二〇一六年一月一日,元旦。

    俞海洋和周曉麗的婚禮,在杭州某五星級大酒店盛大舉行。

    婚禮現場(chǎng)人影攢動(dòng),快樂(lè )的音樂(lè )響徹全場(chǎng),現場(chǎng)的布置莊重喜慶,人們的臉上都洋溢出開(kāi)心快樂(lè )的表情。

    劉明遠站在俞海洋和周曉麗中間,致證婚詞:

    親愛(ài)的各位來(lái)賓,新郎新娘的家人同事們,以及各位親朋好友,在新年伊始這激動(dòng)人心的時(shí)刻,讓我們一起見(jiàn)證這對新人步入婚姻殿堂,祝他們夫婦二人:百年好合,新婚快樂(lè )!

    場(chǎng)下好一陣歡呼雀躍,掌聲歡呼聲,聲聲不息,不絕于耳。

    劉明遠做了一個(gè)簡(jiǎn)短的發(fā)言,回到主賓座位上,婚禮進(jìn)行曲響起。

    在婚禮司儀歡快幽默的主持下,俞海洋和周曉麗互換結婚戒指,擁抱親吻,現場(chǎng)又是一陣掌聲歡呼聲。

    婚禮儀式結束后,夫妻二人換了一身喜慶的便裝,回到主賓席位上一一敬酒。劉明遠、云昊天、歐陽(yáng)青,以及二人雙方父母家人共坐一席。

    俞海洋舉著(zhù)酒杯,牽著(zhù)周曉麗的手,來(lái)到云昊天身邊,說(shuō):“天哥,感謝您多年來(lái)的栽培和幫助,我和曉麗敬您一杯!

    云昊天舉起酒杯,說(shuō):“敬你們夫妻二人,祝你們白頭偕老,都在酒里!彪S后一飲而盡。

    俞海洋來(lái)到劉明遠身邊,說(shuō):“董事長(cháng),感謝你能來(lái),我和曉麗敬您!

    劉明遠一擺手,道:“今天這日子沒(méi)有什么董事長(cháng),叫大哥。這酒我干了!”

    夫妻二人激動(dòng)地對視一眼,同時(shí)道:“明遠大哥,我們敬您!

    他們走到歐陽(yáng)青跟前。

    她還沒(méi)等他們說(shuō)話(huà),就舉起杯起身,祝福道:“師兄,曉麗姐,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三人同時(shí)飲下杯中酒。

    隨后,夫妻二人對雙方父母長(cháng)輩拜敬,挨著(zhù)一桌一桌敬酒去了。

    云昊天和劉明遠推杯換盞,說(shuō)著(zhù)笑著(zhù)。歐陽(yáng)青時(shí)不時(shí)把目光瞟向云昊天,劉明遠看出了端倪。

    他問(wèn):“小青,工作還順利嗎?你的小說(shuō)寫(xiě)得怎么樣了?”

    歐陽(yáng)青答:“嗯,都是些編輯類(lèi)的工作,做起來(lái)都順手。第一部已經(jīng)寫(xiě)完了,正在準備第二部!

    劉明遠好奇地問(wèn)道:“哦?那你第一部的結局如何?”

    歐陽(yáng)青臉紅道:“明遠大哥,你不是都看到了嗎?我們今天不討論了好不好?”她說(shuō)完把目光瞥向云昊天。

    劉明遠笑道:“那可不行,你的大作,我這當大哥的肯定要捧場(chǎng),說(shuō)不準我們明遠集團明天搞個(gè)影視公司,把你的作品拍成影視作品,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投資和收益啊!

    歐陽(yáng)青只當他是開(kāi)的玩笑話(huà),她笑而不語(yǔ)。

    劉明遠見(jiàn)狀,又說(shuō)道:“好好好,我們不說(shuō)第一部,那第二部你準備寫(xiě)什么?”

    歐陽(yáng)青道:“如今社會(huì )經(jīng)濟在快速發(fā)展,太多的誘惑和欲望,充斥著(zhù)我們每個(gè)人。我要寫(xiě)一部,關(guān)于人生、創(chuàng )業(yè)、生活方面的作品,反映當下社會(huì )各階層的生存狀態(tài)和現實(shí)描述!

    劉明遠說(shuō):“嗯,這個(gè)好。小說(shuō)和影視作品,大多來(lái)源于生活,人們對人生的覺(jué)悟和對生命的態(tài)度是一個(gè)永恒的話(huà)題,你這部小說(shuō)一定會(huì )是一部經(jīng)典之作!

    他隨后問(wèn):“小說(shuō)名字叫什么?”

    歐陽(yáng)青答:“《渡劫》!

    云昊天聽(tīng)著(zhù)他們的談話(huà),默默地點(diǎn)點(diǎn)頭。在場(chǎng)所有人,都不會(huì )想到:就在五年之后,人類(lèi)歷史上有史以來(lái)最嚴重的一次全球性的大災難,正在邁著(zhù)緩慢的腳步悄悄來(lái)臨。每個(gè)人,都將要面對一次渡劫。

    酒宴結束后,眾人分別離去。俞海洋和周曉麗,迎來(lái)了屬于他們二人的幸福時(shí)刻。

    一個(gè)半月后,臨近春節。

    幾乎大半個(gè)中國,下了整整兩天的大雪還在持續,魏巍青山和蒼茫大地,已被白色完全覆蓋,天地間,萬(wàn)籟俱寂、銀裝素裹。

    紛紛的雪花,如鵝毛飛舞,寂靜地飄落,仿佛是訴說(shuō)完這世間的萬(wàn)物蒼生,最后融入這一片雪白之中。

    兩個(gè)黑影由遠至近,沿著(zhù)山間小路,蹣跚著(zhù)走到山頂,他們靜靜地站立在山巔,俯視著(zhù)這白茫茫大地山川。

    “小燕子來(lái)信了!

    “嗯!

    “新的學(xué)校早在一個(gè)月前就投入使用,那里的孩子們可以安心地生活學(xué)習了!

    “好!

    “這場(chǎng)大雪會(huì )帶來(lái)豐年,也會(huì )帶來(lái)災難!

    “天地間的任何事物,都是相對的,沒(méi)有絕對的好,也沒(méi)用絕對的壞!

    “你想她了嗎?”

    “嗯!

    “你不想對我說(shuō)點(diǎn)什么嗎?”

    “大地蒼茫云海間,久盡風(fēng)華逝不還。人生苦短,好好活著(zhù)!

    “這個(gè)春節,把云朵接來(lái),我們一起過(guò)!

    “雪停了,回去吧!

    ——全書(sh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