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坦白
作者:沐辰如許      更新:2024-05-26 22:34      字數:3022
    第九十章 坦白

    “你是說(shuō)……”

    亞瑟的手虛搭在門(mén)把手上,他背過(guò)身看正懶洋洋倚靠在洗漱臺的龍小邪,面色平靜得與他口中驚世駭俗的話(huà)語(yǔ)毫不相干。

    “阿蘭星落島是一個(gè)每隔四年就出現一次的神秘學(xué)考場(chǎng),這里的一切都是虛構的,老師是過(guò)去甄選生化成的怪物,出去是無(wú)門(mén)的。而我們——3399屆甄選生,也將由于我們體內流淌著(zhù)某種奇幻的職業(yè)血脈而被困于此,作為待宰的羔羊,感恩節的火雞,在不到一天的時(shí)間里被名為甄選的考試以考核的名義宰殺!

    冷靜地將前三分鐘龍小邪敘述的東西做了個(gè)淺顯的簡(jiǎn)單總結,亞瑟的語(yǔ)調平穩地根本不像是總結放在外面讓人聽(tīng)了笑掉大牙的荒誕笑話(huà)而是認真地做公式化的背調。

    “但是,龍小邪,”他話(huà)鋒一轉,眼睛里流淌著(zhù)冰泉一般的清醒,“你拿什么來(lái)說(shuō)服我,讓我相信你從未來(lái)回溯至現在的開(kāi)誠布公,而非你為了逃課的又一次胡攪蠻纏呢?”

    搖晃托住杯底的洗漱的水杯,透明的方形水杯中還剩一半的清水沿著(zhù)杯壁來(lái)回擺動(dòng),龍小邪故作深沉地側過(guò)頭45度仰望天,嗯,花板。

    這天花板可真白啊……啊不是。

    是好熟悉的話(huà)啊。

    龍小邪的嘴角尚且殘留未被清洗干凈的白色泡沫,嘴角上揚幾個(gè)度。他舉起手中方形的洗漱水杯,像是敬酒一般沖亞瑟所在的方向虛空敲了一下,坦然而又真誠。

    “就比方說(shuō)開(kāi)學(xué)時(shí)的一場(chǎng)飛機事故!

    點(diǎn)點(diǎn)了頭,亞瑟豎起手肘做了個(gè)只有他們倆人才懂得的從不短的的同桌時(shí)代發(fā)展創(chuàng )造出來(lái)的暗號示意龍小邪繼續說(shuō)服他。哪怕這個(gè)暗號的暗語(yǔ)的大半部分往往與詢(xún)問(wèn)早中午的飯食和課堂上被點(diǎn)名而倉皇站起無(wú)聲詢(xún)問(wèn)題目與答案等一系列日常有關(guān),但既然世上冒出魔法,神秘學(xué)登上舞臺,誰(shuí)說(shuō)它們?yōu)槭裁床荒苡迷谶@里。

    龍小邪沉吟片刻,

    “請求幫助的姐妹,交換的飛機票,通向死亡的航班以及……”

    他抬眼輕聲說(shuō)道,

    “希望不死,夢(mèng)想不滅!

    龍小邪沖亞瑟笑了笑,眼里是一片赤誠與坦坦蕩蕩。

    形容句不好聽(tīng)的,就算是這股坦然是一種破罐子破摔,龍小邪也是哼著(zhù)歌,一蹦一跳地將手里的破罐子甩出天際,目視罐子在天空中的弧度,還會(huì )雙手卷成喇叭狀豎在嘴邊,大喊一句,“拜拜了您嘞!”這般結尾。

    故作矜持地咳嗽一聲,龍小邪微微抬起下巴,

    “咳。那么我就勉強將你任命為我的盟友,我將指揮你們走向勝利!

    亞瑟先精準攔住龍小邪試圖哥倆好攬住他肩的手,略帶嫌棄地先讓龍小邪先把嘴角與牙縫里的泡沫清理個(gè)干凈,隨后悠悠詢(xún)問(wèn)道:

    “那么請問(wèn)這位指揮官先生,您有何高見(jiàn)?”

    “就一點(diǎn)!

    龍小邪自信地豎起一根手指,順嘴含了一口水杯里的清水。

    “咕嚕咕嚕,呸!

    龍小邪高高舉起手中牙刷,大喊一聲:

    “全體阿蘭星落3399屆的學(xué)生聯(lián)合起來(lái)!”

    亞瑟很給面子地鼓起掌來(lái),就在龍小邪得意洋洋翹著(zhù)尾巴時(shí),亞瑟狀作很經(jīng)意地翻過(guò)手機。

    枉顧亞瑟平日對他說(shuō)得瞇眼容易近視的提醒。瞇起眼睛,龍小邪細細端倪片刻亮著(zhù)的手機屏上顯示的時(shí)間,一聲不敢置信的“我天”便脫口而出。

    接下來(lái)只聽(tīng)那一陣鑼鼓喧天,噼里啪啦,龍小邪一手提著(zhù)他的帽子奪門(mén)而出……

    阿蘭星落市博物館,“古埃及展覽”照常展開(kāi),莫漢在門(mén)口集合清點(diǎn)人數時(shí),發(fā)現由于今天起了個(gè)遲掐點(diǎn)到甚至還叼著(zhù)半個(gè)熱騰騰包子的龍小邪,手里還拎著(zhù)袋被擰開(kāi)的喝得差不多的豆漿,不用說(shuō),肯定是幫龍小邪這個(gè)小混蛋拿的。察覺(jué)莫漢的視線(xiàn),龍小邪似有所感,興高采烈地高高舉起手打了個(gè)招呼。

    莫漢臉色一黑用力咳嗽了一聲,將在場(chǎng)所有學(xué)生注意力吸引后,嚴肅地開(kāi)口提醒:“博物館內不允許吃東西,我已經(jīng)在兩天前提醒過(guò)大家了,沒(méi)有將早飯吃完的同學(xué)趕快吃,五分鐘后我們集合進(jìn)入場(chǎng)館!

    三兩口將余下的包子皮一口吞進(jìn)去,又喝光余下豆漿,龍小邪揩了揩嘴角的油漬,他嬉皮賴(lài)臉地笑道:“莫漢老師,這不是為了更好學(xué)習古代歷史知識么,知識又不能填飽肚子!

    莫漢凝視了他一眼,“少貧嘴,之后進(jìn)了大門(mén)安分一點(diǎn),不要亂跑,尤其是你,龍小邪!讓我抓到,一千字檢討少不了你的!

    撓了后腦勺,龍小邪打了個(gè)哈哈。

    天知道,他今天會(huì )惹出什么事呢。

    不過(guò),這都是計劃的一部分。為了能活下的人活下去。龍小邪毫無(wú)愧疚之心地想道。

    也許是古埃及文物不夠吸引眼球,又或許是知道阿蘭星落學(xué)院的學(xué)生早上會(huì )來(lái)參觀(guān),總之場(chǎng)館人少得可憐,若是沒(méi)有那一校學(xué)生,就會(huì )顯得死氣沉沉而陰氣森森。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博物館的冷氣打得太足。

    看好情形,龍小邪毫不猶豫地向亞瑟使了個(gè)眼色,隨后在亞瑟,以及一位迎面走來(lái)的路人甚至一個(gè)罩著(zhù)一具木乃伊尸體的玻璃罩的掩護下,龍小邪貓著(zhù)腰一路小跑出這個(gè)展區。而前一刻,莫漢剛好結束正忘乎所以地給同學(xué)們講解墻上掛著(zhù)的壁畫(huà)的講解,正叫住已經(jīng)按耐不住躁動(dòng)的心活躍起來(lái)的庫庫朗以及他的小弟們。

    訓完話(huà)老老實(shí)實(shí)低著(zhù)頭的一行人,莫漢順勢巡視了一眼班級,發(fā)現龍小邪剛好捧著(zhù)筆記本,仿佛在記什么,真是八百年都難遇的奇觀(guān)啊,甚至連好學(xué)生亞瑟都在他身邊,莫漢差點(diǎn)老淚縱橫只能頓時(shí)欣慰地點(diǎn)了點(diǎn)頭。

    莫漢甚至天真地以為龍小邪已經(jīng)悔改了。

    但他忘了別的老師以及他自己長(cháng)期斗爭的定律,龍小邪靜悄悄,一定在作妖。

    快步跑到別的展區,龍小邪掏出了手機,低頭看了一眼亞瑟發(fā)給他的地圖。

    額,他現在在哪個(gè)展區來(lái)著(zhù)?嗯,屎殼郎推糞球那個(gè)?壁畫(huà),死靈之書(shū),木乃伊……找到了!

    大抵是為了烘托木乃伊的氣氛,這間展區的溫度格外的低,諾大的地方只有龍小邪一個(gè)人,哦還有一堆木乃伊,龍小邪的腳剛踏進(jìn)去半只,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lái)了。

    早知道出門(mén)隨即抓取一件幸運外套了,龍小邪悲憤地想著(zhù)。

    那只木乃伊貓的展臺在巨大的浮窗前,浮窗上雕刻著(zhù)龍小邪曾見(jiàn)過(guò)的古埃及人的壁畫(huà)。

    深吸一口氣算作給自己打氣,龍小邪兩步化作三步慢慢走向那只木乃伊貓的展臺,心里不斷打腹稿,臨到頭,龍小邪卻不知從何做起。

    他曲起手指,輕輕敲在玻璃陳列柜上!斑诉诉恕比曄袷鞘裁雌┤缰ヂ殚_(kāi)門(mén)的暗語(yǔ),而龍小邪按住心中激動(dòng)的心情,情緒復雜地等在這不知是一千零一夜中藏匿的寶藏或是潘多拉魔盒一樣的會(huì )面。

    三秒鐘過(guò)去了,毫無(wú)動(dòng)靜。

    一分鐘過(guò)去了,毫無(wú)動(dòng)靜。

    三分鐘過(guò)去了,依然毫無(wú)動(dòng)靜。龍小邪嘴角抽搐,他有點(diǎn)蚌埠住了,維持著(zhù)最后體面,龍小邪掙扎著(zhù)在這座陳列柜上又敲了三下,但不出所料,依舊毫無(wú)動(dòng)靜。

    龍小邪驚訝,龍小邪沉思,龍小邪遲疑。

    看來(lái),他只能啟用PlanB了。

    他掏出手機,點(diǎn)進(jìn)那只藍毛狐貍的聊天屏,上面有不下十條單方面聊天,最長(cháng)追溯到一個(gè)月前的他讓亞瑟幫捎帶晚飯。

    敲敲打打,龍小邪輸了幾個(gè)字母進(jìn)去。

    而后,手機被他揣進(jìn)兜里,龍小邪努力在腦海里搜集詞匯,又敲了下陳列柜,這才盡量穩住自己的氣息開(kāi)口:

    “梅利……校長(cháng),我想見(jiàn)你一面!

    說(shuō)罷,他下意識又敲了下陳列柜。

    眼見(jiàn)還是沒(méi)啥動(dòng)靜,龍小邪只能又硬著(zhù)頭皮開(kāi)口:

    “不然學(xué)生就只能一直給您敲起床鈴了!

    依舊沒(méi)有動(dòng)靜,龍小邪有深吸一口氣,這次倒不是緊張,只是有一種破壞公務(wù)的心虛。

    不過(guò)問(wèn)題不大,首先,這片展區截至目前沒(méi)有一個(gè)人進(jìn)來(lái),其次這塊監控不會(huì )錄下這些場(chǎng)景,退一萬(wàn)步來(lái)講,實(shí)在不行,財大氣粗的亞瑟老板會(huì )把這只木乃伊貓給買(mǎi)下來(lái),如此這般,問(wèn)題不大。

    這般安慰自己,龍小邪揉了揉自己的手腕,開(kāi)始了自己的動(dòng)作。

    這一拍,就發(fā)狠了,忘情了。無(wú)數的敲打如流水般襲來(lái),直到最后龍小邪甚至都掌握了技巧,如何用力少,響聲大的拍打玻璃。

    更絕的是,他一邊拍一邊喊:

    "梅利,快起床,太陽(yáng)曬屁股啦!“

    “梅利校長(cháng),我知道是你啊,你有本事包裹成木乃伊,怎么沒(méi)本事出來(lái)啊!

    “梅利校長(cháng)快出來(lái),阿蘭星落發(fā)金條啦!

    如此如此。并且龍小邪也學(xué)得很快,很快就像九十年代騎著(zhù)三輪車(chē)在小巷吆喝做生意的一樣,念得又長(cháng)又響亮,氣拖得還長(cháng)。

    就在龍小邪打算一鼓作氣,丟掉老臉,更進(jìn)一步時(shí),那玻璃柜上的木乃伊